廣東人大網歡迎您!
您現在:首頁>依法治省>法制宣傳
瀏覽字體: 打印頁面
讓監管發力要補齊立法短板
2019-08-02 10:05:00 文章來源: 法制日報  

  一周前,來自江蘇揚州的高中生張榕結束了為期12天的美國暑假游學回到國內。

  “你知道嗎?第一天,老師讓我們畫了一節課的迷宮,然后就沒活動了!第二天,老師發給我們一張試卷,題目是英文,看不懂,老師也不講,連答案都沒說。”張榕這樣對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吐槽自己的暑假游學經歷。
  “假期游學在給中小學生開闊眼界、提升能力等益處的同時,也因為游而不學、價格虛高、安全難以保障等問題而飽受詬病。”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說,究其原因,在于我國缺少明確的法律規定,導致機構準入門檻、游學內容、法律責任等方面缺少規范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遼寧省遼陽市第一高級中學教師王家娟認為,參加假期游學的學生基本上都是未成年人,游而不學、安全難以保障等問題不僅會給他們的身心健康帶來威脅,相關游學機構不誠信的行事風格還會影響到學生的價值觀,這對于他們的成長是很不利的。
  “假期游學的對象基本上都是未成年人,建議在修改未成年人保護法時對游學市場進行規范,對開展游學業務的機構在準入門檻、安全保障義務、游學行程安排等方面作出規定,對監管部門在事前審批、事中監管、職責劃分等方面作出規定,同時還要明確各個相關主體的法律責任。通過完善法律,為未成年人成長打造一個安全、誠信、健康的游學環境。”王家娟說。
  游而不學——游學質量難保證
  近年來,越來越多的學生會在假期參加海內外游學實地體驗活動,游學對象已經從高中生蔓延至小學生。
  然而,本應是游學并重、以學為主的游學活動,大多只是游而不學。
  “這次游學是在某知名教育機構報名的,主打沉浸式英語教學,光報名費就花了4萬多元,可是兒子回來后英語一點長進都沒有。一共就上了3天課,課程內容還都是敷衍了事。”張榕的母親趙女士告訴記者。
  “報名之前,教育機構承諾12天行程中有一半的時間會在美國的知名大學上課,可實際上只有3天,其余時間不是去景點就是去商場購物。”趙女士說。
  游而不學的情況,在國內同樣存在。
  今年暑假,來自廣西南寧的初中生韓晶參加了學校組織的北京游學夏令營活動,“老師帶我們逛了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,本來說是要在里面上課的,但臨時取消了”。
  劉俊海指出,消費者交的錢很多,學到的知識卻有限,這種只游不學的形式,侵犯了消費者的公平交易權。由于相關法律法規中對游和學的比例、游學行程等缺少具體規定,游學產品的設計缺少制度規范,導致一些游學機構經常打著學習的旗號,把游學變成一場昂貴的游山玩水和消費購物之旅。
  虛而不實——價格方面存貓膩
  近日,一篇名為《月薪五萬,養不起一個孩子》的文章刷爆朋友圈,文章中提到,一次NASA出國游學的活動費用高達37800元。       實際上,據記者在某購票平臺查詢,美國NASA休斯頓太空中心的一張門票不到200元。
  記者了解到,無論是教育培訓機構還是旅行社,它們的游學產品基本與旅游產品無異,但價格卻遠遠高于后者。某旅游平臺發布的報告顯示,國外暑假游學費用單人次平均在3萬元左右,國內的游學費用單人次平均在5000元左右。據相關人士透露,游學團的毛利最高能達到40%。
  游學項目中一般都包括參觀名校,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,這些名校都會免費對外開放,在學校官網進行申請之后,還會有志愿者前來講解。
  記者在斯坦福大學官網上看到,其校園游覽介紹欄目具體說明了參觀的時間、地點、內容等,且已注明全是免費。然而,這些卻都被游學機構當作收費的一部分。
  機票與住宿是游學中的支出大頭,也是游學中貓膩最多的地方。游學機構以正常機票價格做預算,實際卻提前預訂打折機票或者轉機的廉價航班,從中賺取差價;住宿方面,游學機構以美國正常賓館價格進行報價,卻經常低價租用當地學生宿舍,以此賺取最大利潤。
  學生一旦登上飛機,就只能聽從游學機構制定的行程安排,沒有自己選擇的余地,家長也鞭長莫及。
  事故多發——安全方面存隱患
  在張榕游學期間,最讓趙女士擔心的還是安全問題,“一共有40多人,卻只有兩名帶隊老師,之前說好的醫護人員,兒子在跟我微信聊天時說根本沒有看見,但那時候知道也沒辦法退票了”。
  趙女士的擔心,并非杞人憂天。
  2016年,南京外國語學校游學團在美國加州遭遇車禍,一名13歲的學生死亡;2017年,參加美國游學夏令營的高中生王斌(音)在抵達露營地不久后溺水身亡;2018年,12歲女雙胞胎在參加某公司組織的游學時被教練猥褻……近年來,關于假期游學中的安全問題屢見報端。
  “家長不陪同就意味著監護人不在,孩子作為未成年人,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,其人身安全、財產安全等如何得到保障,這是必須重視的問題。”劉俊海說。
  毫無疑問,年齡越小,孩子的自我保護能力、危險預判能力也越低。在國外,如果沒有家長陪同,英美等國家參加游學的最低年齡是8歲,而據相關報告顯示,我國2018年獨自參加國外游學的學生中,最小年齡僅為5歲。
  不僅如此,良莠不齊的游學機構,也讓學生的安全很難得到保障。目前,游學項目的承辦方一般分為四種:旅行社、教育培訓機構、學校、學校與旅行社合作。但是,由于我國游學行業市場不規范,門檻極低,無論是否具備開展游學業務的條件,個人和企業都會借機進入市場渾水摸魚。
  劉俊海認為,我國應在法律法規中出臺相關規定,限制參加游學兒童的年齡。同時,設立相應的市場準入門檻。特別是針對安全方面,明確對保險、醫護人員配備等細節作出規定。
  “我更傾向于中小學與大學開展合作,利用假期時間,中小學組織學生到大學去游學,由雙方共同安排游學的項目,相比市場上相關機構,學校在學生安全、知識培養等方面,無疑更加專業也更讓人放心。”王家娟說。
  監管不夠——亟需法律來明確
  目前,游學行業在我國還處于發展初期,但已經呈現出蓬勃發展的勢頭。據《2019泛游學與營地教育白皮書》估算,根據均價結合用戶規模保守估計,2018年市場規模或在946億元水平。隨著用戶規模的擴大,泛游學與營地教育市場規模或會保持20%以上水平的增長率逐年快速上升。
  然而,面對如此火爆的游學市場,相關的行業規范和部門監管卻仍然處于空白狀態,游學產品和服務的質量、學生安全等都得不到根本上的保障。
  “從承辦機構的組成來看,游學市場處于旅游與教育培訓之間的交叉地帶,屬于灰色地帶。教育部門、旅游部門、工商部門誰都可以管,誰也都可以不管。一旦發生問題,就可能出現問責難、追責難的情況。”王家娟說。
  王家娟認為,立法要堅持問題導向,要對社會上人們關注的問題作出回應,據此,建議在修改未成年人保護法時,對游學問題作出規定,包括明確相關部門監管范圍和監管職責、對游學機構市場準入門檻、游學中的課程設置等內容作出明確規定,使其更具可操作性。
  劉俊海指出,應當在法律中對游學產品的概念、范圍等作出明確規定,進一步明晰各部門在市場監管當中的權責,消除監管盲區,鑄造監管合力。
  “鑒于目前國內教育旅游市場正處于重發展輕規范、重創新輕誠信、重快捷輕安全、重效率輕公平的野蠻生長階段,我國應當建立失信制裁名單制度,凡是有違反規定的學校及培訓機構,就要列入黑名單,讓其一處失信,處處受限,提高失信成本,降低失信收益。”劉俊海說。
  “游學市場的目標群體基本上是中小學生,我們既要為孩子提供優質的游學產品,也要確保他們的權益得到維護。既不能放任不管,也不能因噎廢食。因此,為確保游學市場的健康發展,法律的規范必不可少。對于孩子的保護,無論怎樣強調都不為過。”王家娟說。








聯系我們 | 檢索中心

主辦:廣東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承辦:南方網

Copyright 2012 www.jdrvhl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版權所有

(建議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瀏覽器)

粵ICP備11099519號-1

时时彩开奖结果表